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四章 偶像不可能存在隐情(2 / 2)



看到这幅状况,日和跟双叶同学也提高了警戒。



截至目前,已经发生过好几次突然有人进入学生会室的情况了。



对于在外必须随时注意唯前辈动向的成员来讲,这个房间算是某种绿洲。



如果不尽快将外敌赶出去的话,我们就没有办法得到休息的时间。



但是,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障碍。



「呼姆,你是客人吗?那我得接待一下了」



唯前辈一边说着一边露出笑容。



你们能理解吗?不管我们多想赶走外敌,这个人还是会先去欢迎外敌。



虽然发挥这种来者不拒精神的唯前辈很可爱也很有魅力,但是在成员的我们看来很是遭罪。



毕竟强行将她赶出去的话只能树立起不必要的敌人,唯前辈也会因为招待不周而不高兴。



也就是说,我们接下来必须巧妙地控制场面,然后催促外敌回去————



「接待就不必了!比起这种事……!」



榛七同学在看了我一眼后,又瞪了所有成员一眼。



「请不要再让花城同学去跑腿了!」



「……跑腿?」



听到这句话的唯前辈歪起头来。



我感受到自己在最后关头的天真,下意识地抱起头来。



昨天分别的时候,我就应该硬着头皮追上去否定她的想法。



「不要过于接近她会比较好」我犯下了一个大错。



如果眼下我不想办法自己解决的话,就会给大家添麻烦。



「花城同学他昨天说过了!学生会的成员把杂务塞给他!这种事……身为同学的我绝对不能允许!」



「把杂务塞给他……?」



日和瞪了我一眼。



接着迅速靠向我,站在随时随地可以挥出拳头的位置。



「哼——原来你是这样想的啊」



日和的拳头轻轻地贴到我的侧腹上。



不好,这是一英寸拳击的架势。



在近乎零距离的状态下也能给予足够的破坏力,别称「寸劲」的攻击手段。



总之就跟被人用枪口指着一样。



在这种状况下,我必须避免说出蠢话。



不管怎样,我想避免日和的惩罚,其次,根据我的发言有可能泄露唯前辈的秘密。



「真、真讨厌啊,日和。你觉得我是那种被女生依赖就会发牢骚的男生吗?」



「……是啊。如果是你的话,应该会很乐意干活吧」



你相信的居然是这点啊。



总之,榛七同学似乎是认为我被学生会差遣————也就是被当成跑腿的使唤了。



然后她为了帮助我才会闯进来。



难道说榛七同学她,喜欢我吗?



「哈……榛七,你误会了。夏彦姑且还是有被赋予「杂务」这个位置喔,所以他只是接下了学生会杂务这份工作。仅此而已喔」



「那,花城同学每天被妻管严使唤也是骗人的……?」



「榛七同学你到底是怎么看待我的?」



根本就是奴隶了嘛。



「也不能断言……说是骗人的吧?」



日和露出非常头疼的表情。



不是,我希望你作为遭人怀疑的一方能再抵抗一下。



「看吧!你果然有在虐待花城同学!而且我还看到过好几次你对他施暴的瞬间,也看见过你把他的脸打种起来!



「该说那是稀松平常的嬉闹吗……话说,你是不是太关注夏彦了?我没有在大白天的时候光明正大地去殴打过他吧?」



「诶,啊……那是……」



榛七同学口吃起来了。



她这么一说,确实,日和跟我嬉闹的时候基本上周围都没有人。



基于遇上暴力时的人不会产生正面感情的观点,我们彼此还是会有所顾虑的。



虽然没有刻意进行过暗示,但心照不宣的我们已经不会在非特定人多的地方开玩笑了。



但是,说这种话的话,就像演员讲解自己的梗一样很让人难为情。



也就是说,就算榛七同学是经常接触的同班同学,我们也不可能会常常在她面前表现出来。



如此一来,就是榛七同学自己有意识地在关注我跟日和了————



「不、不要管我了!比起这个,还是请你们早点解放花城同学!」



榛七同学将目标从日和转向唯前辈,然后逼问道。



要是将唯前辈也牵连进来就糟糕了。我立刻周旋起来,准备亲口说服榛七同学。



但是唯前辈一副完全不在意刚才那句话的样子,开口说道。



「夏彦对我们学生会成员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存在。他泡的红茶可是极品喔?事到如今我们已经不可能放弃他了」



「唯、唯前辈……」



我感动得快要哭出来了。



唯前辈是这样想的啊。



被人需要,居然是一件这么让人开心的事情。



被表扬的部分跟学生会完全没有关系这点的得分也很高。



「确实,不继续让花城同学担任学生会成员的话,我们会很头疼的……我们还不能放着他不管」



听到紫藤前辈最后补充的话,我的背后闪过一阵寒气。



因为她为人相当有毅力的关系,所以在作出残酷判断时的态度会让人瞠目结舌。



顺带一提,即使处于这种状况下,双叶同学依旧淡定地进行自己的工作。



好一个我行我素。能自发性地进行工作真是了不起。



「你们还想继续使唤花城同学啊……!花城同学!你这样就可以了吗!?再这样下去的话,就只会白白浪费掉你自己的时间吧!?」



「嗯——……」



虽然这样说有点那啥,但榛七同学的主张我也不是不能理解。



因为我偶然知道了学生会会长的秘密,所以以被威胁的形式加入了学生会。



在旁人看来这是件很不幸的事情。但如果对象是我自己的话,就不适用了。



我绝非是在贬低自己,但我觉得自己拥有的「自己的时间」并没有多大价值。



既没有跟关系很好的朋友一起做过傻事,到现在也没有找到能让自己沉迷其中的社团活动或者兴趣。



让我将这些时间用到学习上也可以,但人的集中力是有极限的。



在这种情况下,学生会反而能有意义地利用我本该浪费掉的时间。



也就是说,我对学生会这个环境就只有感谢,并没有任何不满。



「榛七同学为我担心是让我很高兴,但我没问题的。别看这样,其实我还挺乐在其中的……」



「……这样啊,你在这里说不出真心话是吧」



「诶?」



「跟我来,花城同学。我们找个能独处的地方说吧」



榛七同学一副像是明白什么的样子抓住了我的手。



就在我对她的行动感到惊讶时,她已经将我带出了学生会室。



「没问题,我一定会让你从跑腿毕业的……!」



我感觉榛七同学这句话并非是对我,而是对留在学生会室里的大家说的。



榛七同学就这样牵住我的手,快步地走在走廊上。



到最后,我能做到的就是尽量不让自己摔倒,然后跟在她的身后。



◇◆◇



我们只能看着夏彦被榛七给带走。



「……让他们走掉真的可以吗?」



过了一会,一直专注于工作的椿姬开口了。



「啊……是啊。那个……对不起,我不是很能理解她说的话。那个,花城同学跟日和酱你认识刚才那个女生吗?」



「算是吧……她是我们的同班同学。在这所学校里还挺有名气的」



榛七琉海。



她跟我们是同班同学,在学校里很受欢迎。



说到她的魅力,那就是那副美貌吧。



虽然跟八重樫前辈还有紫藤前辈相差甚远,但在跟我同年级的人里,榛七同学绝对是佼佼者。



老实讲,她跟我们并没有什么交集。



因此,虽然我不是很清楚她的性格如何,但如果她是一个那么会为男生设身处地着想的人的话,我也能理解她那么受欢迎的理由。



不过话说回来,她的样子有些奇怪,让我很在意就是了……



「哈……该怎么说呢,不好意思」



我先朝紫藤前辈行了个礼。



「?为什么日和酱你要道歉?」



「毕竟提议让夏彦加入学生会的是我吧」



那一天,将夏彦绑架到这个房间之后,将那个完全不屈服于会让人难为情起来照片的他拉进学生会的,正是我本人。



我们毕竟是青梅竹马,我也不想让夏彦有不好的经历。



虽然他多少需要针灸一下,但他的本性并不坏。



不过,比起这些还有一个更大的理由。



「他有为这个学生会做出贡献吗?」



虽然这样夸夏彦会让我很不爽,但其实他是个相当优秀的男生。



只要闭上眼睛不去看他那笨蛋、好色、喜欢女生的一面,就会认为他是个温柔体贴的男生。



但之所以能让我有这种认知,是因为我已经跟他有很久的交情了。



虽然他最近看上去似乎已经融入这个学生会,但是却在关键时刻惹出了麻烦。



无论如何,我们是不能让外人接近学生会的。



如果八重樫前辈的秘密泄露出去,然后演变成得间接性地建议那个家伙加入学生会的话,就是我们的失态了。



所以,我多少对是夏彦在这里这件事感到庆幸。



这些都是我丑陋的任性。



「…我可以先发表一下意见吗?」



「椿姬?」



椿姬少见地撇开前辈们举起自己的手。



「之前会长被关在资料室的时候,我是多亏了有花城前辈才能成功把会长救出来。所以对我而言,毫无疑问是有受到花城前辈的照顾。虽然我无法判断我们需要的是哪种人才……但就论能做出贡献这点,我认为花城前辈是最合适的人选」



「……」



我吓了一跳。没想到平时沉默寡言的椿姬居然会因为夏彦说这么多话。



那家伙还真行啊。



「这样说来,受到夏彦帮助最大的应该是直接被他帮过的我吧。而且他很幽默可爱。气氛制造机指的就是他那种人吧」



「八重樫前辈……」



「还有就是,想摸摸他的头」



————这个人说的话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但是,我知道这里很需要夏彦。



「虽然我不能很好地表达出来,但花城同学泡的茶很好喝是事实,如果你们觉得他有做出贡献的话那就是一切了吧?事到如今,我也不想把他赶出去」



「……您能这么说,我也算是得救了」



我松了一口气。



因为偶然知道了八重樫前辈的秘密,被认为是认真的成员,我成为保护秘密的一方。



毕竟一开始我也觉得很麻烦,也想过不将这件事告诉给其他人,然后请她们放我一马。



虽然我记得自己有对夏彦说过这是为了内审,但老实讲,要我现在说对八重樫前辈,紫藤前辈以及我推荐的椿姬没有感情的话就是骗人的。



这个空间,让我很舒适。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那家伙也能珍惜这个地方————



因为太不符合我的性格了,所以我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



「……话是这么说,但如果一直带外人过来的话还是会很让人头疼的,所以日和酱你能再去重新说一遍吗?」



「我知道了」



紫藤前辈说的话很有道理。



不会在这方面去依赖他人,可以说是紫藤前辈值得让人信赖的部分。



总之,看榛七那副样子,她再闯进这个房间也不奇怪。



如果她是因为夏彦的事情而对学生会起疑的话,那能解决这件事的也就只有他了。



「呵呵呵,不过有精神的后辈还是很可爱的。你告诉夏彦下次再把她带过来喔。下次我一定会好好招待她的」



「绝对不可以」



「诶诶!?」



————今天的八重樫前辈,依旧有点脱线。



◇◆◇



「这里就可以了吧……」



榛七同学把我带到通往屋顶的楼梯平台后,终于停下了脚步。



这个只有去屋顶的时候才会使用的平台,基本上没有什么人。



因为只有想在午休的天空下吃饭的人才会来,放学后基本上没什么人,所以也能说成是幽会的地方。



「花城同学,告诉我真相吧?我是花城同学的同伴……」



「嗯——……就算你这样说」



榛七同学现在还在误会我跟学生会大家之间的关系。



说到底,在一开始就把所有人当成坏人的时候,她就不是一个能轻易沟通的对象。



言行要谨慎。



我必须让她理解,我是遵从自己的意愿才加入学生会的。



「榛七同学,抱歉……你误会了」



「误会?」



「我对学生会这个环境很满意。那种被美少女环绕的环境————不对,能在需要我的人手下工作,对我而言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幸福……?明明看上去就像是被使唤一样……?」



「在旁人看来可能会这么想,但对我而言,能被女生使唤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



我在说完之后,榛七同学一副受到冲击的样子朝后退去。



「那……花城同学你……真的一点也不痛苦吗?」



「老实讲,一点也不痛苦」



不如说每天能跟美少女呼吸相同的空气是非常幸福的。



有种身体内部不断被净化的感觉。



「……这也太奇怪了」



「诶?」



榛七同学突然抓住我的肩膀,然后认真地看着我。



「难道说花城同学你,对自己没有自信吗?」



「自信……?」



「对。所以,所以就算被人使唤,多半也不会去在意,我是这么想的……不对,不是大概。绝对是这样!」



自顾自理解起来的榛七同学放开我,然后开始看向我全身。



虽然不会让我不舒服,但总感觉会使人难为情起来。



如果说到我有什么特殊的嗜好,那就是会让人兴奋起来的场景。



「花城同学,你明天有空吗?」



「嗯、嗯……是有空」



「那就这么决定了。我们明天十点在车站前集合!」



「诶!?等一下!榛七同学!?」



「我们约好了喔!你要是迟到的话,我会很生气的!」



榛七同学在说完之后跑下楼梯,然后在下面一层重新看向我。



「我会在一天之内让你变成很酷的男生!这么一来,你肯定能从跑腿毕业的!」



榛七同学留下得意的笑容,然后离开了。



她刚才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如果我没有会错意的话,她应该是在邀请我去约会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是何等强硬的邀请啊。



我喜欢,不讨厌。



◇◆◇



我倒在自己房间的床上看着天花板。



我一边看着熟悉的天花板一边咂着嘴。



「啊——!可恶!为什么那家伙不吃这套啊!真让人火大!」



我————榛七琉海认为,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不按照我意愿行动的男生。



这张端正的面容,以及受男生欢迎的美貌。



平时不发出本音,而是用稍微高一点的声调说话来表现出甜美的感觉,接着增加身体接触去俘获男生的心。



就这样,我按照自己的意识操纵了很多男生。



这是我的兴趣,是我的人生价值,也是我释放压力的方法。



但是,只有那个男的……



「好不容易才成为救世主,花城那个混蛋……说什么被女生使唤是幸福……既然如此,对我唯命是从啊」



一年级的时候,我的存在就应该被全年级知晓了才对。



已经有超过五十个人来跟我告白了吧?



在没有对我告白的男生之中,也有对我投向热切视线的人。



算上他们的话,被我俘获的同年级男生应该超过一百了。



首先,这对以制霸年级为目标的我而言,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成果。



正因为如此,有一个跟我尽管跟我同班但是却完全不会依从我的男生,使我的自尊心产生了反应。



所以我试着以他为目标————但他的本性是奴隶吗?



他肯定是给学生会的人洗脑了。



若非如此,我就搞不懂为什么他不会对为了他而特意到学生会进行谈判的我感到心动了。



但是,我找到突破口了。



花城会对学生会唯命是从,肯定是因为他对自己没有自信。



而他内心的弱点,被那群女生利用了。



绝对没错,肯定是这样。



那我只要让花城获得自信,就一定能对那群女生做出强而有力的回击。



而且,花城变得帅气起来的话,我站在他身边的时候也能开心起来。



(……嗯?)



感觉我的脑袋里混进了奇怪的杂念。



跟花城站在一起,这不搞得我就像是跟他在交往一样吗?



「……」



我不会觉得还不赖吗?



没有没有,不可能不可能。



就算不能成为自己的东西,在意识到的时候开始认真留意起来是————



「没有……吧?」



我害怕起来,下意识地歪起头来。



我一直都是位于玩弄的一方。



绝对不可以成为追逐的一方。



「……必须确认一下才行」



玩弄男人心的榛七琉海。



为了维持自我,在这次约会上,我一定要攻陷花城。



我重新下定决心,然后重读了一遍自己总结的「必看!女生攻陷男生的技巧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