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八章 恋爱喜剧中的「绅士」换言之便是胆小(2 / 2)

「「承蒙款待」」



我们双手合十,结束饭后寒暄。



「我收掉盘子了」



「嗯,谢谢你」



呵呵呵,总有种成为家庭主夫的感觉,



结果没过去多久,唯前辈就将再来一碗的咖喱给吃完了。



因为我咖喱有多做一些,所以应该可以应付一下明天的份。



在我把这件事告诉给唯前辈后,她明显很开心。



她似乎很中意我做的咖喱。真让人高兴。



「这么说来,你料理的手艺还真不错。你在家里也经常做吗?」



「算是吧,虽然我家还不至于到唯前辈家那种程度,但我的父母也不怎么回来」



我的妈妈是在海外活跃的设计师。



就跟唯前辈的父母经常在海外出差一样,我的妈妈也经常在国外跑来跑去。



职业主夫的父亲作为老妈的跟班也经常不在日本。



「不过他们是在我升上高中之后才开始不在家的。初中的时候,爸爸还是会在家里的」



他大概是判断我在某种程度上是可以一个人撑下去的吧。



在那之后大概一年半。



我处于半独居状态,负责家里的一切。



「该说我爸爸很擅长做料理吧……他好像是抓住拼命工作的妈妈胃袋才结婚的。所以,我妈妈要是吃不到我爸爸做的料理就会很不高兴」



「呵呵,还真是可爱的一对夫妻呢」



「都一把年纪了,还像个孩子一样让人不高兴,真的很让人头疼呢……」



但是,爸爸做的料理并没有经过与一般做法不同的特殊工序。



不过,他偶尔会有点小创意,让吃的人变得稍微高兴一些。



比如我刚才加在咖喱里的咖啡等隐藏味道。



爸爸将料理时必需加入这样东西的菜谱交给了我。



「红茶的泡法也是从你爸爸那里学来的吗?」



「是啊……我妈妈很喜欢红茶。所以爸爸对红茶的泡法也很讲究…….虽然这个方法查一下就能找到,但有没有去付诸行动是完全不同的」



我想到这里,在洗东西的同时环视起厨房。



然后找到红茶包的我,对正在休息的唯前辈搭话。



「难得提到红茶的话题,你要喝这个吗?我可以立刻泡给你喔」



「姆?啊啊,这么说来我买了跟学生会室里的那个一样的……可以拜托你吗?」



「当然。请稍候片刻」



我洗完东西,然后开始准备红茶。



偶尔会有人会对用茶包泡出来的红茶抱有廉价的印象,但要泡得很美味的话,只需要按照这套流程来进行的话,就没有比它更成功道具。



能用茶叶泡得很美味的,都是专业人士或者讲究的人。



但如果只是想要享受一杯的话,我认为按照正确顺序泡的红茶叶包是最合适的。



首先准备好热水,因为唯前辈家的自来水有净水功能,所以就让我用一下吧。



在炉灶上烧开热水之后,立刻倒进茶壶里。



接着就是放进茶包,然后稍候片刻。



这时有几个要点。



首先是加热茶壶跟杯子,接着捏住茶叶包轻轻摊开。



红茶的生命在于温度,在提取过程中,水温基本上不要低于八十度以下。



因此,需要在茶壶下铺上毛巾,或者先加热容器。



给茶壶盖上盖子等上一会,然后在两分钟之内拿起茶包。



顺带一提,虽然有人经常在热水里摇动茶包,但这似乎不太好,



放进热水之后就不要碰它。据说光是这样就可以大大抑制住杂味。



不过,我也是现买现卖,所以理论就迟些说。



「给,请用」



「谢谢你……嗯,好香啊」



我们将红茶送入口中,悠闲的时间开始流逝。



毕竟我感觉最近一直很忙碌,能这样平静地度过一段时间,或许意外地珍贵也不一定。



「……像这样什么都不去想的时间,已经很久违了啊」



看来唯前辈想的事情跟我一样。



前辈看着冒着热气装有红茶的杯子,轻轻地叹了口气。



「老实讲……因为出现那种照片,我开始对人残酷的本性开始有些害怕起来了……虽然我已经习惯一个人待在这么大的房子里了,但是今天还是会觉得很难受」



「唯前辈……」



「我邀请你进来,或许也是因为不想独处吧。对不起,把你卷进这种没出息的事情里」



唯前辈一边这样道歉一边露出苦笑。



我摇头拒绝了前辈的道歉。



「会被无缘无故的传闻伤害是当然的。如果不介意对象是我的话,请尽情利用。不管是唯前辈的剑还是盾,我都可以担任」



「呵、呵呵呵……剑跟盾啊,还真帅呢。今后也务必让我依靠你」



看到唯前辈露出微笑,我心里松了一口气。



我有好好完成紫藤前辈交给我的任务吗?



老实讲,即使是在我们对话的期间,这份不安也一直缠着我。



「……你真温柔呢。在了解真正的我之后还这样对待我」



「我只是按照自己想法诚实地活下去而已。因为我的座右铭是绅士地,温柔地对待女性」



「呼……还真是了不起的为人呢」



「能得到你的夸奖,我甚感光荣」



在唯前辈夸奖我之后,我自然而然地露出笑容。



或许这就是她拥有的超凡魅力也不一定。



「可是,如果一直这样意识下去的话,夏彦你自己不会累吗?」



「嗯——……该说我已经习惯了吗,已经不会感到疲劳了」



「是这样吗」



「所以一开始留意的时候会很疲惫就是了……」



我突然想起来这件事,决定将原委告诉给她。



理由真的很随意。



虽然以前没有机会跟人说,但我希望唯前辈能听一下。



「变成这样子的契机是日和」



「日和吗?我记得你们是青梅竹马吧」



「是的……小学的时候,同学们嘲笑我一直跟日和在一起」



说到常见的嘲笑就是这个。



但对当时的我们而言,就是烦恼的根源。



「有一次,周围的嘲笑稍微激烈一点,日和,那个……哭了出来……那时的我用迟钝的脑袋思考了一下」



该怎么做,才能让日和不用受伤呢。



我经过反复思考得出的结论,成为了她现在与我来往的最重要的原因。



「得出的结论,那就是我成为「好女色」的人」



「好、好女色……?对不起,我找不到关联性」



「你看,如果我是因为好女色才跟日和在一起的话,她不就会变成被我缠上,才会心不甘情不愿地在一起了吗?」



在这样展示之后,没有过去多久就出现效果了。



在大家眼里看来,我就是一个喜欢日和,每天找她麻烦的人,结果受人嘲笑的就只剩下我一个人。



倒不如说日和因为特意应付我的关系,得到很了不起的评价而不受人嘲笑————事情发展成了这样。



「原来如此……你是为了保护日和,所以才会扮演自己好女色吗?」



「虽然有点夸张,但基本上就是样子」



现在的我也不知道那个选择是否正确。



不过从结果来看,我并没有跟日和分开,现在也跟她相处得很不错,所以我知道自己肯定没有错。



「虽然我完全没有算到自己在扮演好女色这个角色的时候,会真的变成好女色就是了……」



「嗬……不过你真的变成好女色的人的话,那就表示你也喜欢我了?」



唯前辈指着自己半开玩笑地问我。



「那还用说吗。长得漂亮,学习跟运动都很出色,而且还很平易近人,不存在让人不喜欢上你的要素啦」



「姆……」



唯前辈的脸很明显地红起来后,捂住自己的脸颊将视线从我身上移开。



真是何等不擅长反转的人啊……



「被这么直截了当地说,还真是叫人难为情呢……不知为何,你说的话一直会传进我的心底」



「心底?」



「我是指你是值得信赖的男生喔。虽然我觉得自己算不上是一个优秀的人……但是你说的话,让我觉得即便是这样的自己也可以不用放弃」



也就是说,用我的话来讲,唯前辈成功地提升了自我肯定感。



关于这点该怎么说呢,我觉得是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



那个八重樫唯能相信自己这一事实,让我无比高兴。



「……好了,衣服差不多已经干掉了吧」



唯前辈忽然看了眼时钟,然后离开了客厅。



老实讲,想到接下来就要回去,我很舍不得。



但是我也不可能留在这里过夜。



作为绅士,现在还是老老实实回去吧。



「不、不好了!夏彦!」



在我这样告诉自己时,唯前辈一脸着急地回到客厅。



虽然我已经稍微理解事态的发展了,但还是决定先闭上嘴巴。



「怎么了……?」



「对、对不起……我忘记按下干燥功能的按键了……」



在现在发挥自己废柴的一面吗?



因为今天几乎没有发动,我差点就给忘记了。



「顺带一提,如果现在使用干燥功能的话……要多久才能结束?」



「大概三个小时吧……」



「三、三个小时……」



我再次看向钟表进行确认,从回家时间开始反向计算。



虽然不至于赶不上末班车,但应该要很晚才能到家。



「还、还不至于回不去,没问题的!不如说全部拜托给你,真的非常抱歉」



「不,是我在自己应尽的职责上犯了失误……你可以尽情责备我也没有关系的」



虽然唯前辈这样说了,但我不可能会去责备她。



好了,到底该怎么办呢。



因为我是打算在这时候回去的,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办而心神不定起来了。



「……夏彦,要不你就在这里过夜吧?」



「噗————」



炸弹在我思考接下来的事情时投下,我不由得笑出声。



「你、你突然说什么呢!?」



「这个提案不算奇怪吧?事情都已经发展成这样了,明显是留下来过夜要更效率」



「你说效率……」



「而且身为前辈,我可不能让你这么晚了还回去」



「嗯、嗯——……」



她这样一讲,我反而难以进行辩驳了。



换我是前辈的话,可以把人送到车站,所以事情又不一样了。



但就眼下的状况来看,就算前辈去送我,最后也只会发展成前辈一个人从车站回家。



那个时候也已经过十一点了,身为男生我不能让她做那么危险的事情。



————这些都是场面话。



我只是在跟理性战斗罢了。



对于在唯前辈家过夜的兴奋,正在与不能做这种不健全事情的理性发生对立。



身为男性,我究竟该选择什么呢……



「还是说……你讨厌跟我在一起?」



「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事!」



决定了。



身为男性,我要选择不伤害唯前辈的道路。



◇◆◇



最后决定留下来过夜的我,让唯前辈教我功课来打发时间。



其结果,本应在暑假完成的课题有了很大的进展。



虽然唯前辈认为自己不擅长教人,但事实似乎并非如此。



「姆……真是段舒适的时光」



在唯前辈嘀咕了一句后,时钟的指针正好指向十一点过去一点点的位置。



因为之前一直很专注的关系所以没有注意到,但意识到时间的瞬间,睡意一下子涌了上来。



「那、那个……虽然由我来问有点抱歉,我应该在哪里睡觉比较好?」



「呵呵呵……不,不如说你问得很好。我已经想好你的睡铺了」



————已经想好了吗?



在我对前辈说的话产生疑问时,她便离开了客厅。



我等了几十秒。



唯前辈抱着被褥回来了。



「抱歉,你能再收拾一下这附近,让我铺一下这个吗?要铺两床被褥的话,需要相当大空间」



「铺两床,难道说……」



「嗯,就是那个难道说!我们今天就在这里并排睡觉吧!」



嗯————



嗯——……嗯?



「前辈,你究竟是带着什么意图说的这句话?」



「说到过夜基本上都是排成川字形来睡觉吧。聊天聊到睡着前,等注意到的时候已经睡着。这才是真正的乐趣吧?」



「是啊!我觉得是正确的!」



我已经放弃了。



虽然我已经尽可能用理性来抑制本能了,但毕竟对方都已经来邀请我了,再去忍耐才叫愚蠢。



既然都发展到这个地步了,那就全部接受吧。



我跟前辈一起铺好两个人的被褥。



被褥跟被褥之间,大概有一个拳头的距离吧。



这个距离的话,完全可以闻到前辈的味道。



噢,失言了失言了。



这种话是不能对人说的。只能自己偷偷享受。



「牙刷我一直有准备备用的,你就用那个吧」



「那真是帮大忙了……!」



我承蒙她的好意,拿了支崭新的牙刷去刷牙。



虽然牙膏的味道跟平时不同,也有些违和感,但我认为这也是过夜的乐趣。



「我要关灯了,没问题吧?」



「是的,我没问题」



「我知道了」



在确认我已经躺进被窝之后,唯前辈关掉了房间的灯。



以从窗帘缝隙照射进来的月光为光源,我看见前辈钻进了铺在我身边的被褥里。



因为脑袋再度冷静下来的关系,奇怪的紧张感又出现了。



看来暂时是睡不着了。



「……夏彦,你还醒着吗?」



「怎么了?」



身边有人朝我搭话,我把脸转了过去。



于是,我跟面朝我的唯前辈对上视线。



即使身处于昏暗的房间内,我也能清清楚楚地看到她那张端正的容貌,我的心脏越发激烈地跳动起来了。



「我要再跟你道谢一次」



「道谢……?」



「一个人住在这么大的家里,其实是很寂寞的。不过今天多亏有你来,所以那份心情得到很大的缓和」



「……我能帮上忙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我能深切地体会到唯前辈的心情。



我也能理解一个人住在大房子里的寂寞。



即便母亲很唠叨,但在庆幸能过上轻松,自由的生活的同时,她们在不在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一个人还是会很寂寞的。



虽然长大成人会好很多,但我们这些小孩子比想象得要更不自由。



所以,我们基本上没有可以排解寂寞的方法。



「今天应该可以睡得很香了。真的很谢谢你」



晚安————



唯前辈在说完之后闭上眼睛躺了下来。



到最后,我有实现紫藤前辈的愿望吗?



不过,能看到她这幅安稳的睡脸,应该算不上失败吧。



「唯前辈,晚安」



我回了一句话后,也跟着躺了下来。



明天结束后,终于就是结业式了。



能否度过一个愉快的暑假,就全看这短短的两天了。



◇◆◇



早上六点。



我已经变成到那个时间就会自然醒的体质了。



如果每天都在相同的时间起床的话,这种现象并不奇怪。



但要说有一个问题的话,那就是这个起床时间,是在自己家醒来的。



也就是说,比起我家,在离学校更近的唯前辈家中,我会起得相当得早。



我忽然看向身边,唯前辈还在很惬意地睡觉。



「嗯——……你在说什么……我可是北海道跟东京的混血……」



这都是些什么梦话啊。



虽然我下意识想要进行吐槽,但是没有必要勉强把她叫醒吧。



我偷偷从被褥里钻出来,然后朝盥洗室走去。



我洗好脸刷完牙后,就这样来到厨房。



昨天晚餐用的材料还有一些剩下的。



就在我用那些材料跟鸡蛋做简单的早餐时,从唯前辈被褥那边传来闹钟的尖锐响声。



「已、已经是早上了吗……」



唯前辈发出这种声音,从被褥里爬了出来。



再加上这头长发,她爬行的方式就跟妖怪一样。



「姆、夏彦……为什么你一大清早的就站在厨房里?」



「唯前辈,早上好。我现在正在做早餐喔」



「啊啊……这样啊。那真是帮大忙了」



唯前辈揉着干巴巴的眼睛,摇摇晃晃地朝我靠近。



然后,她一看到我做的早餐就开始双眼发光。



「哦哦!是自己做的早餐!」



「虽然就是些简单的东西……」



「即便如此,光是能吃到热乎乎的饭菜我就很开心了。夏彦,谢谢你」



这个人真的很擅长让人得意忘形起来啊!



我那张笑眯眯的脸,看上去肯定很恶心吧。



「总之先请你去刷牙洗脸,做好早上的准备,接着我们再一起吃吧」



「我知道了!」



唯前辈一脸高兴地跑向盥洗室。



嗯——我感觉还是说她是幼女比较合适。



过了一会,我跟回来的唯前辈和和睦睦地吃完早餐,然后开始准备上学。



我们在不同的房间换好衣服后,再次在客厅集合。



唯前辈还是穿着夏季制服。



虽然不好听,但她看上去怎么都不会给人一种幼女的感觉。



「那我们走吧,夏彦」



「那个,我们要一起走吗?」



「都已经这样了,你还要说那些各走各的,会让人寂寞的话吗?既然都在一个家里面了,我们就这样一起走不就好了」



「……是啊」



昨天一起回去,今天一起上学。



一个不好,或许还会在学校传开流言。



————算了。



比起考虑万一时的事情,拒绝美少女的邀请才更有问题。



我们离开家,然后沿着昨天走过的路朝学校走去。



途中,当我们来到十字路口时,唯前辈停下了脚步。



「?唯前辈,怎么了」



「啊啊,我一直跟爱丽丝在这里碰头」



「原来如此,是这一回事啊」



毕竟我听说她们从小学开始就在一起,住得近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我也觉得有很多事情都需要报告一下,既然机会难得,那就跟着一起等吧。



但是,那一天。



直到最后,紫藤前辈都没有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