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分卷(48)





  问一次已经是程末的极限了,他脸红地避开盛延的视线,干巴巴地哦了一声。

  不过盛延觉得如果今天他还能忍住一个人进浴室解决的话他都要佩服他自己了,喉结动了动,我们可以试试先用手

  程末又看向盛延:怎么

  剩余的话被盛延的吻堵在了喉咙里。

  结束后程末愣愣地看着盛延,他的呼吸还没平复,胸膛起伏着,盛延凑过来亲了他好几下,眼中的热度还未散去,眼见着又要擦肩走火,盛延摸了摸程末的眼尾,稍稍退开了些。

  程末的心情平复了一些,但还是不太好意思对上盛延的视线,他抬手抱住盛延,埋头在盛延肩窝里躲了一会儿,再度抬头时匆匆留下一句我先去洗澡就跑进了浴室。

  盛延看着他落荒而逃的背影有些乐不可支,乐完之后想到什么,他突然就有点愁,皱了下眉,他觉得是不是要找个机会跟孙晓飞说说,比如那些科普不要只给他一个人发什么的但是转念想到刚才他教程末时程末明明害羞得不行却乖乖听话的情形,心头就有点烫。

  一直到晚上睡觉前程末都还有点不自在,盛延心里有点好笑,心说他还没干什么呢,拉过程末的手亲了下,他笑着说:今晚是不是要失眠了,同桌?

  程末听出盛延是在调侃他,脸上温度有升高的趋势,他强装镇定地摇头,掩饰性地把灯一关:睡觉。

  说完他就把被子往身上一盖,闭上眼睛让自己忽略盛延的存在。

  但盛延没给他当鸵鸟的机会,从背后抱住他,声音里带着笑:不如我给你讲个睡前故事?之前那个兔子与狼的故事咱们讲完了没?

  程末只觉得盛延的声音听在耳朵里有些痒,他揉了揉耳朵,回身钻进盛延怀里,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严肃一点:睡觉。

  盛延闷声笑了两下,摸了摸程末的头:遵命。

  (正文完)

  *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到这里就结束啦,感谢所有支持这篇文的小天使!小天使们有什么想看的番外的话可以在评论区告诉作者君~作者君会尽量满足哒~咪啾!